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要聞速遞
初心·故事丨許白昊:我愿淌干眼淚, 我愿灑盡碧血
發表日期:2019-7-17 9:33:31 訪問量:3664

許白昊侄孫許振斌展示家中珍藏的唯一一張許白昊的照片。

  “這就是我大爹許白昊。”英勇就義90多年后,許白昊的家人仍珍藏著他留下的唯一一張照片。照片上的他身著長衫,面容清俊。而就是這個年輕人,逐漸成長為我黨早期著名的工人運動領袖,成為了第一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

  1899年,許白昊出生于湖北應城富水河畔一個農民家庭。他年少時離開家鄉,先后就讀于湖北甲種工業學校和上海中華職業學校。在革命氛圍濃厚的校園中,許白昊結識了許多革命志士,并積極參加反帝反封建愛國斗爭,逐漸萌發出變革社會、救國救民的革命思想,他曾在文章《鵑血》中寫道:“我愿淌干眼淚,洗凈大千世界,我愿灑盡碧血,參透昏憒人生”。1922年春,許白昊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他把一切獻給了黨,他的初心自始至終從未改變。

  枵腹從公,廢寢忘食,只為“秋花之怒放,夏水之暴漲”

  1922年,許白昊回武漢領導組建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武漢分部。為秘密聯絡工人骨干,發動工人運動,他挽著高高的褲腿,腳穿磨破的布鞋,扮起了賣水工。許白昊的家人回憶說,那時他從漢江挑水,要走八十多個臺階上岸,再走街串巷,穿梭于工人棚戶區叫賣。“那活苦啊!”

  日子雖苦,許白昊卻樂此不疲。白天,他深入工廠、鐵路、碼頭、學校及各勞工團體調查了解情況;晚上,他還要到工人識字班、工人夜校宣講革命道理……他的工運戰友項英曾這樣描述他百般操勞時的情形:“白昊同志當此工作緊張之際,每天差不多只能吃一次飯,真是枵腹從公、廢寢忘食。”

1922年12月10日,當時中國最大的工會組織漢冶萍總工會宣告成立,許白昊任總工會秘書。全體參會代表移步漢陽鋼鐵廠拍下大合照。

  在許白昊帶領和組織下,武漢地區的工會組織紛紛成立,當時新聞報道稱之為“秋花之怒放,夏水之暴漲”。在武漢、鄭州和上海等地,許白昊參與領導組織指揮了震驚中外的京漢鐵路工人“二七”大罷工、收回漢口英租界、上海工人同盟大罷工等斗爭,培養錘煉了一支聽黨指揮、有組織、有紀律、能斗爭的工人階級隊伍,贏得了黨在人民群眾中的威信。

  對自家人“錢算得真準”,對公家錢“決不能疏忽”

  許白昊曾先后擔任中共武漢地委、中共湖北區委、湖北全省總工會、中共江蘇省委、上海總工會等重要負責人。1927年4月,在黨的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許白昊高票當選首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由于許白昊在國共合作時曾擔任過國民黨漢口特別市黨部監察委員,因此他成為我黨歷史上曾在國共兩黨中都擔任過監察委員職務的唯一一人。

1927年4月,中共五大召開,許白昊當選為首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委員,這是中共五大后許白昊(后左一)與部分代表的合影。

  無論擔任何種職務,許白昊都潔身律己,清廉自守。許白昊的父親因思念兒子,坐船到漢口看望他,臨回家前,許白昊塞給父親一些路費。當父親買好車票時,發現剩下的錢僅僅夠買一杯茶水,于是不由得感嘆道:“這錢算得真準啊!”其實在當時,許白昊已經是湖北全省總工會財政部長,手里掌握著大筆革命活動經費,但他絕沒有一絲一毫挪用。

  1927年,原本擔任湖北全省總工會財政部長的許白昊調至上海工作,臨行前他毫不含糊地將工會經費和詳細賬單一并交給接任者。不久后,聽湖北的同志說這筆經費在使用中發生了問題,他心急如焚,馬上和項英、劉少奇聯名給中央寫信,請求中央清查這筆款項的下落,一定要給全省工人同志一個清楚的交代。在這封信里,“決不能疏忽!”“該款必需清楚保存”“如該款開支賬目不明及用途不清不正,需湖北省委負責人絕對負責”等話語斬釘截鐵。這封信體現出許白昊作為首屆監察委員會委員公私分明、清正廉潔的風范。

1928年1月7日,項英、許白昊、劉少奇聯名給中央寫信,請求查辦湖北全省總工會經濟問題。  

  視死如歸,大義凜然,在獄中挖出叛徒、保護未暴露同志

  許白昊到上海工作后,任中共江蘇省委委員、上海總工會黨團書記等職。此時的上海,經歷蔣介石“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大屠殺,形勢極其嚴峻,許白昊仍夜以繼日地奔忙于恢復重建黨的組織、整合失散革命力量、組織發動各工廠同盟大罷工等工作中。1928年2月17日,許白昊出席上海總工會在黃浦區新閘路召開的秘密會議,由于叛徒告密,他當場被捕,翌日被轉解到龍華監獄。

  面對敵人嚴刑拷打,許白昊視死如歸,大義凜然。在被稱為人間地獄的上海龍華監獄,許白昊利用一切機會,秘密成立獄中地下黨組織,設法保護未暴露身份的同志;帶領獄中同志高唱《國際歌》等革命歌曲,引起獄中敵人的極大恐慌;同敵人展開不同形式的堅決斗爭,挖出了敵人有意放進獄中指認和誘供的大叛徒唐瑞林。在龍華監獄,許白昊寫下了“龍華千古仰高風,壯士身亡志未窮。墻外桃花墻里血,一般鮮艷一般紅”的壯烈詩篇。

龍華烈士就義地

  1928年6月6日,許白昊英勇就義。臨刑前,獄中的同志問他有什么要交待的,他泰然自若地說:“你們要好好學習,把身體養好,將來出去繼續革命工作。”最終,年僅29歲的許白昊壯烈犧牲于龍華楓林橋畔,兌現了他“我將灑干熱淚”“我將灑盡碧血”的承諾。

  (文字整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劉芳源 資料來源:《為眾生而努力 為眾生而犧牲——追思大爹許白昊為黨、為國、為人民解放英勇奮斗的偉大精神》 許振斌著 《用生命詮釋忠誠——首屆中央監察委員會犧牲者尋訪》 長江日報編輯部編 人民出版社 資料提供:武漢革命博物館 萬玲 湖北省應城市紀委監委 應城市烈士紀念館)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