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工作之窗 >> 執紀監督
“復制粘貼”豈能如此“任性”
發表日期:2019-9-10 8:46:09 訪問量:12918

“都怪自己平時對分管干部疏于管理,對統計數據審核把關不嚴,才出現了這樣嚴重的事情,導致我市在全省被點名批評,造成不良影響……”應城市民政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張某在該市紀委監委對其誡勉談話時后悔不已。  

2019年5月,湖北省大數據比對發現應城市殘疾人“兩項補貼”發放名單情況嚴重失實,造成全省大數據比對過程中應城市數據出現明顯異常,收到該問題線索后,根據委領導安排,由我帶領初核專班對該問題線索進行初步核實。

“我覺得問題應該出在源數據上,我們應該對源數據進行全面分析和比對,倒查問題原因和責任人員。”在案情分析會上,初核組成員趙青青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同意趙青青同志的意見,我們就按照這個思路開展初核工作。”接下來,我對具體的工作進行了初步安排,初核組兵分兩路,一組負責源數據的收集和比對,一組負責找相關人員談話了解情況。

初核組發現,該市民政局規財股工作人員吳某在2017年1月向上級報送殘疾人“兩項補貼”數據工作中,雖然以2016年度實際發放數據為基礎,但是在報送數據時發現其中缺少對應殘疾人員的身份證號碼,填報的數據系統審核一直未能通過。于是,為了盡快使數據通過,吳某“聰明”地想到了辦法,將自己掌握的2015年度婚姻登記臺賬中的身份證號碼“任性”地復制粘貼到2016年度殘疾人“兩項補貼”數據中,并順利通過系統審核。在2017年4月至2019年1月,吳某連續8次以上述數據和信息為基礎上報殘疾人“兩項補貼”報表。

“我當時認為殘疾人‘兩項補貼’政策資金發放和動態管理在市殘聯,而不是由民政部門負責,統計軟件與實際發放是不相關的兩套流程,只需要匯總數字與市殘聯一致就行了,所以為了快點通過系統審核,就私自把自己掌握的2015年度婚姻登記臺賬中的身份證號碼復制粘貼到2016年度殘疾人‘兩項補貼’數據中……”該市民政局規財股工作人員吳某在調查中說道。

“吳某是直接責任人,正是由于他的‘小聰明’,應城市在全省問題線索交辦會上被點名批評,造成不良影響。除了他,科室負責人、分管領導等人員有沒有過失?是否應該承擔相應責任?”在室務會上,我將我的疑問提了出來。大家經過討論,一致認為,除了追究吳某的直接責任,還應該一并追究科室負責人和分管領導的責任,正是他們疏于管理,導致吳某隨意將“復制粘貼”的數據上報,造成不良后果。2019年6月,該市民政局工作人員吳某受到嚴重警告處分,規財股股長萬某受到記過處分,黨組成員、副局長張某受到誡勉談話處理。   

    “復制粘貼”表面看是吳某為完成工作任務耍“小聰明”,實則還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心理在作祟,市民政局這一問題反映出我市目前一些單位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作風仍然存在,市紀委監委監督執紀的任務依然艱巨,對于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我們不能有絲毫放松,要瞪大眼睛,緊盯問題線索,充分發揮問責“震懾效應”。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