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要聞速遞
新中國70年管黨治黨歷程回顧·監督篇
發表日期:2019-9-19 9:01:36 訪問量:2672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始終把能否實現有效監督、正確行使人民賦予的權力,當作一個關系黨和國家事業前途命運的重大問題來對待,深入探索強化監督的有效途徑,逐步完善權力監督體制和制度,不斷破解長期執政條件下黨和國家自我監督世界級難題。

 

  1. 新中國成立后,我們黨繼承和發揚革命戰爭時期形成的關于黨內監督的一系列思想和制度,開啟了新中國監督工作的征程。

  革命戰爭時期形成的民主集中制、批評和自我批評、集體領導和個人分工負責相結合等黨內監督思想和制度,1945年7月毛澤東同志與黃炎培先生在延安“窯洞對”中提出的關于加強權力監督的重要思想,為我們黨在全國執政后開展監督工作打下堅實基礎。

 

  2.黨的八大提出,任何黨員和黨的組織都必須受到自上而下的和自下而上的監督,并從國家制度和黨的制度上作出適當規定,彰顯了我們黨認識和把握執政黨建設規律的思想自覺。

  1956年9月召開的黨的八大,明確提出執政黨監督的制度建設任務,規定任何黨員和黨的組織都必須受到自上而下的和自下而上的監督,指出“我們需要實行黨的內部的監督,也需要來自人民群眾和黨外人士對于我們黨的組織和黨員的監督”;要“從國家制度和黨的制度上作出適當的規定,以便對于黨的組織和黨員實行嚴格的監督”。這表明,我們黨在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后就著力研究思考黨和國家自我監督問題。

 

  3.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通過《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總結我們黨幾十年處理黨內關系正反兩方面的經驗,在加強黨的建設、健全黨內監督上作出一系列制度性安排。

  1980年2月,黨的十一屆五中全會通過的《關于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對民主集中制的原則進行了具體化,規定采取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結合、黨內和黨外相結合的方法,加強黨組織和群眾對黨的領導干部和黨員的監督。按照黨中央的要求,中央紀委著力抓《準則》的貫徹執行,各級紀委做了大量工作。《準則》的實施,對于健全黨內民主生活,維護黨的集中統一,增強黨的團結和戰斗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4.黨的十二大黨章對黨內監督作出一系列明確而具體的規定,為改革開放新時期加強黨內監督打下了堅實基礎。

  1982年9月,黨的十二大黨章對黨內監督作出一系列規定,如進一步強化民主集中制原則,明確全體黨員必須接受監督,特別規定對黨的領導人的監督;規定“每個黨員,不論職務高低,都必須編入黨的一個支部、小組或其他特定組織,參加黨的組織生活,接受黨內外群眾的監督,不允許有任何不參加黨的組織生活、不接受黨內外群眾監督的特殊黨員”;規范了紀委的主要任務和經常性工作;開始探索派駐監督。這些規定明確而具有可操作性,規劃了改革開放新時期黨內監督工作的原則性要求。

  1987年,中央紀委下發《關于對黨員干部加強黨內紀律監督的若干規定(試行)》,這是改革開放后最早的關于黨內監督的專門文件。

 

  5.黨的十三大提出健全黨的集體領導制度和民主集中制要從中央做起。以上率下、帶頭示范,是我們黨加強黨內監督的一個鮮明特點。

  1987年黨的十三大報告提出,健全黨的集體領導制度和民主集中制,要從中央做起,要從改革和完善黨內選舉制度、加強黨內監督、增強黨內生活民主化做起。2002年黨的十六大黨章規定,中央政治局、地方黨委常委會要接受黨代會的監督。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首次實行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員會匯報工作,接受中央委員會和全黨監督制約。這些對于不斷完善黨內監督制度具有重要示范和指導作用。

 

  6.十六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明確,黨的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是黨內監督的專門機關。這是在黨的文件中第一次明確界定黨的紀律檢查機關監督機關性質。

  2003年2月,十六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對紀律檢查機關的職能定位作了界定,“各級紀律檢查機關是黨的監督機關,在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中肩負著重要使命。”這是在黨的文件中第一次明確界定黨的各級紀律檢查機關是黨的監督機關。2003年12月頒布的《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試行)》,則以黨內法規的形式進一步明確,“黨的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是黨內監督的專門機關”,這對黨的紀律建設和紀律檢查機關建設影響深遠。

 

  7.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第36條要求,加強反腐敗體制機制創新和制度保障,為深化黨內監督提供了制度保障。

  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第36條,強調加強黨對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統一領導,并就改革黨的紀律檢查體制,健全反腐敗領導體制和工作機制,改革和完善各級反腐敗協調小組職能作出明確規定,標志著新時代黨內監督工作邁入新的發展階段。此后,隨著以落實“兩個責任”、健全“兩個為主”、實現“兩個全覆蓋”等為主要內容的改革舉措深化推進,探索黨內監督的路徑越走越寬廣。

 

  8.2015年、2017年兩次修訂《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推動形成了“橫向全覆蓋、縱向全鏈接、全國一盤棋”的巡視工作格局。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黨高度重視巡視制度。1996年經黨中央批準,十四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通過了關于重申和建立巡視制度的決定,同年中央紀委第一次派出巡視組。2003年5月,中央批準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設立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巡視工作辦公室和5個巡視組。黨的十七大把巡視制度寫入黨章。2009年,黨中央頒布《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試行)》,成立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將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巡視組提升更名為中央巡視組。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巡視作為加強黨內監督的戰略性制度安排,納入全面從嚴治黨總體部署,深入推進巡視工作理論創新、實踐創新、制度創新,探索了一條實現黨自我凈化的有效路徑,彰顯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2015年、2017年兩次修訂《中國共產黨巡視工作條例》,推動形成了“橫向全覆蓋、縱向全鏈接、全國一盤棋”的巡視工作格局。黨的十九大黨章將巡視單列一條,提出系列新要求,為巡視巡察工作提供根本遵循。

 

  9.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為新形勢下強化黨內監督提供了根本遵循。

  2016年10月,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這是在2003年12月頒布施行《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試行)》的基礎之上,我們黨在新時代加強自身建設、全面從嚴治黨,增強長期執政條件下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的一項重大舉措。

 

  10.黨的十九大黨章規定,黨的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是黨內監督專責機關,職責是監督執紀問責。紀委的職責任務在黨內根本大法中得以確認。

  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要求,構建黨統一指揮、全面覆蓋、權威高效的監督體系,實行監察委員會同黨的紀律檢查機關合署辦公,實現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黨的十九大黨章規定,黨的各級紀律檢查委員會是黨內監督專責機關,其職責是監督執紀問責。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通過的《關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進一步強調,一體推進黨的紀律檢查體制和國家監察體制改革。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黨孜孜探求破解長期執政條件下黨內監督難題的有效路徑,以實際行動回答“窯洞之問”。

 

  11.2018年10月,中央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的意見》,提出完善體制機制,強化監督職能,努力實現新時代派駐監督工作高質量發展。

  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第36條明確指出,全面落實中央紀委向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派駐紀檢機構,實行統一名稱、統一管理。2014年底中央印發《關于加強中央紀委派駐機構建設的意見》,中央紀委分別在中央辦公廳等7家單位新設派駐紀檢組。2015年11月,中央辦公廳印發《關于全面落實中央紀委向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派駐紀檢機構的方案》的通知,通過綜合派駐和單獨派駐相結合的方式,實現了對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派駐紀檢機構全覆蓋。2018年6月,中央辦公廳印發《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方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統一設立46家派駐紀檢監察組,監督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129家。同年10月,中央辦公廳印發《關于深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的意見》,提出賦予派駐機構監察權,分類施策推進中管企業、中管金融企業、黨委書記和校長列入中央管理的高校紀檢監察體制改革。(張由濤整理)(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定牛